跳到主要內容

法規公告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令:依「銀行法」第75條第2項第2款興建自用不動產或第3款原有不動產就地重建,建造建物投入之資金於建造完成取得所有權前,不計入同條第3項之限額控管,自即日生效
公佈日期:
110-04-07
資料來源:
行政院公報
簡述:
一、依銀行法第七十五條第二項第二款興建自用不動產或第三款原有不動產就地重建,建造建物投入之資金於建造完成取得所有權前,不計入同條第三項之限額控管。
二、本令自即日生效;本會一百零六年三月二十四日金管銀法字第一O六一OOOO八九O號令,自即日廢止。
法規類別:
行政命令
主管機關:
金融監督管理委員會
發文日期:
110-04-06
文號:
金管銀法字第11002706901號
備註:

相關議題

年度 議題 說明提案單位相關機關
2012 重新檢視外國銀行在臺灣之授信限額限制 放寬對同一人授信限額設定了對同一法人之授信總餘額不得超過各該銀行淨值15%,其中無擔保授信總餘額不得超過各該銀行淨值5%之限制。美商金管會
2012 重新檢視外國銀行在臺灣之授信限額限制 臺灣金融機構於支援大規模專案融資及併購融資時得豁免適用授信限額之規定。建議金管會考慮金融機構就特定融資計畫之初始階段,於聯貸開始前或賣出融資金額前之一段時間內,得就超過對同一人授信限額之部分提供過渡性融資。美商金管會
2012 建議藉由金融機構直接將客戶資訊提供給其母國政府,以取代向美國IRS申報 建議政府主管機關,參考今年2月德國、法國、義大利、西班牙和英國等5國與美國聯合發表共同聲明書方式,評估與美國發表聲明書或備忘錄,藉由跨政府間資訊分享交換方式,由金融機構直接將資訊提供給客戶的母國政府,取代金融機構直接將資料申報給美國IRS。工總金管會
2012 建議將企業貸款條件由連帶保證人方式改為以物品抵押 建請政府儘快完成上述立法,以擴大中小企業之融資管道,尤其,為符合社會公平正義原則,中小企業融資應比照個人房貸,取消連帶保證人,改以物品抵押取代。工總金管會
經濟部
2012 儘速採行有助科技業新設事業發展之政策與計畫 鬆綁對創投事業的規範,使其更容易獲得政府及公營銀行的資助。現行法令過份嚴苛,始得本地的創投公司及新設公司通常選擇放棄尋求政府及公營銀行之投資,以換取更大的彈性。美商金管會
經濟部
2013 檢視單一授信限額之合理性 就單一集團客戶設定單一授信額度上限,不再細部規定單一法人上限。美商金管會
2013 檢視單一授信限額之合理性 擔保授信部分不列入授信限額之管控。美商金管會
2013 檢視單一授信限額之合理性 金融機構就特定融資計劃之初始階段,於聯貸開始前或賣出融資金額前之一段時間內,得就超過對同一人授信限額之部分提供過渡性融資。美商金管會
2013 建立開放國外航商可於國內進行買船或租賃之船舶融資機制 協調國內銀行仿效日韓等國,由銀行與造船業者共同成立投資公司,提供國內外航商於臺灣買船或租賃船舶融資之機制。工總交通部
金管會
經濟部
2013 依據銀行法第33條之3專案計畫之專案授信所定義之法令依據之變更、新設 「銀行法」第33條之3雖已規定將重大專案排除於大額授信限制等之對象外,使專案計畫之專案授信得以除外,惟其僅適用於依據「促參法」等對建設發包人授信,並無法令依據規定之日系企業等承包該專案工程時的履約保證可為專案授信。 然而,作為排除於大額授信限制之對象外的理由如為「公共建設之授信風險較低」時,對於承包該專案工程之日系企業之授信亦應得以相同考量。此外,如係依據「減輕公共建設之財政負擔」等政策性目的時,為實現專案計畫,該授信亦不可或缺,故擬請求變更、新設法令依據。日商金管會
2014 重新檢視臺灣銀行之單一授信限額 在現行法規架構下,金管會得考慮對「銀行法第三十三條之三授權規定事項辦法(下稱「單一授信限額辦法」)」給予較寬鬆與彈性之解釋,例如母國總行替臺灣子行提供保證應視為擔保授信。由資本基礎較強之母國總行保證之方式,將可確保外銀子行之授信能力。歐商金管會
2014 依據銀行法第33條之3專案計畫之專案授信所定義之法令依據之變更、新設 為達成不僅對於公共專案計畫實行者貸款,就對於承接訂單者之履約保證等亦得適用銀行法第33條之3之專案計畫之專案授信並得到事業主管機關之認可,就其根據法規之「促進民間參與公共建設法」第31條,應重新修改為不僅針對「貸款」,而是擴大以「授信」為對象之內容。日商金管會
財政部
2015 集團成員間辦理相對保證業務 開立相對保證函之性質表面雖似對母行及/或關係企業銀行之授信,但實質上係為提供服務予母行及/或關係企業銀行之客戶,此與銀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規範利害關係人交易之目的為避免利益衝突並不相同;銀行法施行細則第四條、2014年11月30日發布之金管銀法字第10300258130號令等規定及銀行局2014年12月30日舉行之銀行總經理會議所提見解亦應適用於外國母行及關係企業與台灣子行間之交易。爰建請主管機關考量台灣子行為其母行及/或關係企業銀行開立相對保證函,應得排除適用銀行法第三十二條、第三十三條之規定。美商金管會
2016 推動不動產估價業改革,確保市場公正透明 建議國內銀行承做房屋或建物貸款應聘請領具不動產估價師執照之估價師進行估價:金管會應仿效歐美國家金融監管制度,規範銀行對於不動產放款擔保授信業務,於擔保放款應規定檢附委託不動產估價師之不動產合理時值估價報告書,供作銀行放款業務之時值參考依據,並作為金融檢查時之相關資料,以防杜故意高估、低價高估或超貸情事與不良債權之發生。並由銀行內部建立規範,審視不動產估價師服務品質以及擇優汰劣的機制,在業務、徵信、估價師的獨立平衡間,讓不動產抵押貸款透明合理化,並得以保障存款人及銀行的權益。美商金管會
2017 建請政府利用推動新南向政策時機,組成國家營造團隊並協助提供銀行信用保證基金,俾使本國營造廠商在海外爭取更多商機 鑒於外國營造廠(如日、韓等國)赴國外承攬工程,通常都由其政府指定其本國之進出口銀行承做營建之融資及保證。基此我們建議政府,修正銀行法第33條之3條文,放寬銀行對營造業之授信額度。工總金管會
2017 公平交易法應基於不正當競爭等法理,對於商業賄賂行為特別規範,以協助加強企業營業秘密之保護 我國法制對於反商業賄賂偏向事後司法救濟,但訴訟及保全等救濟手段常需相對較長時間裁決,致可能緩不濟急。 商業賄賂的界定是商業賄賂治理過程中遇到的首要問題。現實生活的商業賄賂的具體表現形式多種多樣,許多利益是通過非常間接的形式給付和接受的(如關聯交易、贊助受賄者子女國外求學等)。 反商業賄賂的法律規定,主要是要防止經營者通過賄賂這種手段對正常的商業交易活動施加不正當影響,從而破壞公平的競爭秩序,受賄者的身分並不是最關鍵的因素。如果受賄者是公務人員,其受賄行為將同時違反刑法關於反賄賂的規定,但這並不足以排除其行為應當受到反商業賄賂法律規定的管制。因此,建議我國反商業賄賂立法應當對表現形式作出更為詳細的規定,在立法上應協調和整合相關法律的規定。工總公平會
法務部
2018 放寬公開發行公司取得或處分資產處理準則對銀行自行買賣有價證券業務之適用 銀行(含外銀子行)必須遵循適用於公開發行公司之各種法令規範。其中,公開發行公司取得或處分資產處理準則 (下稱「取處準則」)就取得及處分資產(包括有價證券)訂有如下規定,該等規定亦適用於銀行之核心業務(即自行買賣有價證券): (1)公開發行公司如向其關係人取得或處分任何有價證券達新台幣3億元以上者,應 A.事先取得該公司之董事會決議通過及審計委員會之同意; B.應於事實發生日前洽會計師就該有價證券之交易價格取得 合理性意見;及 C.於交易後應於主管機關指定之指定網站辦理公告申報。 (2)公開發行公司如向非關係人取得或處分任何有價證券達新台幣3億元以上者,於交易後應於主管機關指定之指定網站辦理公告申報。 另銀行兼營自行買賣外國有價證券之證券業務,亦受證券商管理規則第31條之3之限制,即不得與海外關係企業進行買賣或交易外國有價證券。 惟從事有價證券投資或買本屬銀行之核心業務,故因從事該等經常性業務而取得或處分有價證券之頻率與金額動輒觸及取處準則之上述要求,確實使銀行業實務上運作窒礙難行本;而取處準則上述要求及證券商管理規則第31條之3之限制,亦阻礙銀行或證券商與其境外關係企業進行未優於其他交易對手條件之交易,實有討論解決方案之必要性。 由於銀行業為高度管制之產業且受金管會嚴格監理,故銀行於取得主管機關許可而經營有價證券之銷售及自行買賣業務已受金管會所訂定與發布之相關法規命令所規範。相較於一般非銀行業之公開發行公司僅須適用取處準則之規定,金管會所訂定之相關規範已就銀行業從事銷售及自行買賣有價證券業務訂有更嚴格之管控標準。再者,如銀行就關係人交易亦訂有嚴格之內部控制程序者,實無必要完全禁止其與關係企業進行符合市場常規之交易。茲此,建議應明文排除銀行業適用取處準則及放寬證券商管理規則第31條之3相關限制為宜。美商金管會
2018 關於同一企業集團授信限制之除外對象之設定 在台灣發展綠能開發之際,離岸風力發電、大型太陽能發電投資需鉅額之投資。此種專案中,係預定向台灣本地金融機構與外國銀行以台幣無追索權專案融資(non-recourse project finance)進行資金籌措。 依銀行法第117條,外國銀行在台分行應依據「外國銀行分行及代表人辦事處設立及管理辦法」。依據該法第14條與最近金管會之見解,外國銀行分行對同一法人、同一關係人僅得授信「70億元或以其淨值之二倍孰高之金額」。 然而,已於海外領先進行之此種專案中,簽署融資契約後贊助商非常有可能將自己之持有部分讓與第三人。視情況而定,接受該讓與之新贊助商亦可能成為最大出資人。於此情形,外國銀行分行將事業公司之借款計入該贊助商所屬之集團。結果造成融資銀行有超過集團授信上限額之風險,此時即有必要進行撤出、減少對該專案之融資或減少對於同一企業集團之其他融資金額等調整。 關於發電事業公司之股份轉讓,一般身為貸款人之金融機關係處於被動之立場(贊助商確保將來出售股份機會之相關權利)。此外,亦有很多開始營業後未逾10年即開始實施之事例(參進專案時,亦考慮就藉由該轉讓回收開發投資進行研討)。因金融機構對於限制之因應而使贊助商回收投資、投資機會之自由度降低,並降低投資意願,對於日後擬擴大綠能投資而言,係屬負面之要素。 關於與台灣電力公司簽訂購售電合約(PPA),就以出售可再生能源之收入作為實質收入來源之發電事業公司之相關貸款(特別是專案融資),建議縱使於股份轉讓後變更最大出資人,金融機構亦應判斷該授信係根據專案之風險而定,同意該轉讓,縱使超過對於成為事後最大出資人之企業集團之授信上限金額,亦無需調整融資金額。日商金管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