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到主要內容

建言查詢 / 法規鬆綁建言

年度 議題 說明提案來源相關機關
2020 建議修改全民健康保險法施行細則第46條第一項第四款 負責人投保金額相關規定 1.按現行規定,僱用被保險人數未滿五人之事業負責人之投保金額,不得低於任何一位員工之投保金額。 2.但實際上,為考量公司財務狀況,非常高比例之新創事業負責人自己只能領取最低薪資,甚至不支薪,將公司資金節省下來,以較高之薪資以吸引人才。 3.新創公司負責人低薪之情況,與大公司負責人為了規避健保費刻意領取低薪之情況截然不同。以該法規強制要求新創公司負責人投保較高薪資似不合理。個人衛福部
2020 建議開放中國大陸進口貨品限制:6115.95.00.00.6棉製、長襪短襪及其它襪,針織或鉤針織者 建議開放中國大陸進口貨品限制:6115.95.00.00.6棉製、長襪短襪及其它襪,針織或鉤針織者個人經濟部
2019 建議修改「旅行業管理規則」 建議"旅行業管理規則"以下修正; 1.(第3條)應開放乙種旅行業得招攬或接待"國外個別觀光旅客"之國內旅遊、食宿、交通及提供有關服務,如非華語外籍旅客時,應有外語導遊隨行。(現行規則中僅綜合與甲種旅行業者得招攬或接待"國外個別觀光旅客"。) 說明: (1)根據觀光局107年來臺旅客消費及動向調查報告,國內旅遊的國外觀光旅客中,有73.2%為自由行。對我國的旅遊滿意度上,最差的兩個項目中,包含了"旅遊環境語言溝通"。筆者認為消彌語言溝通障礙最有效率的方式,即是提供專業化的外語導遊服務產品,且應鼓勵更多業者發展相關多樣化產品,並使其簡單便於取得。為達到此目標,應開放有能力的更多產品供給者,如乙種旅行業,促成更加活絡蓬勃的旅遊市場。 (2)市面上有無照和不合業者和違法的乙種旅行業者已經在服務"國外個別觀光旅客",在管理層面與長久發展上,基於旅客的產品服務履約、服務品質、保險保障、交通安全等考量,納入與依照旅行業管理規則以列管,將是有先見之明的作法。 2.(第11條)應降低乙種旅行業資本額將低至不得少於新臺幣一百五十萬元。 說明: (1)第53條已明定履約保證規則,因此專營國內旅遊的乙種旅行業應得以降低資本額,這將也是鼓勵更多青年得以投入旅行業創業。 (2)政府鼓勵社區改造、農漁村轉型、青年返鄉,並結合觀光休憩之經營與推廣;降低乙種旅行業之資本額,將有助於資金、人力與物力規模皆小的社區發展協會、農漁村草根組織,納入觀光體系管理,輔導轉型為正規旅行業者。個人交通部
2019 對永久居留證入籍規定 建議對永久居留證持有人放寬需連續住滿5年,每年183天才可入籍之規定。我有永久居留證,但過去兩年因爲要回國照顧生病的親人而中斷了居留連續性,目前還需要居留滿五年才符合規定,而之前在申請永久居留時已經滿足過上項規定,應只需補上其他如憲法考試之類的條件即可入籍個人內政部
2019 效法新加坡鬆綁初代移民需服兵役之規定 效法新加坡鬆綁初代移民需服兵役之規定 台灣面臨少子化危機,亟需青壯人口,而服兵役之規定會導致潛在移民人口被嚇跑或故意等到了無需服兵役年齡時才入籍,到時已經從"青"變"壯"年,快到進入非適婚/生育年齡階段,因此初代移民需服兵役之規定除了沒發揮到效果,反而讓臺灣無形中流失了不少潛在人口的加入。個人內政部
2019 建請將所得稅法第15條夫妻「應」合併申報之規範,修改為非強制規定 所得稅法第15條夫妻「應」合併申報之規範,修改為非強制規定 現行所得稅法第15條係於104年1月21日修正公布,明定綜合所得稅稅額計算方式,包括(1)夫、妻及受扶養親屬各類所得合併計算稅額、(2)夫或妻薪資所得分開計算稅額,夫、妻及受扶養親屬其餘各類所得合併計算稅額之方式,及(3)夫妻各類所得分開計算稅額之方式,由納稅義務人就前開3種計算方式擇一適用,並考量整體家庭狀況給予免稅額及扣除額等項目之減除,以正確衡量申報家戶之納稅能力。 但現實情況,夫妻合併申報,僅得就標準扣除額或列舉扣除額擇一減除,如夫妻個別試算應繳稅額,可以分別採標準扣除額或列舉扣除額,應繳所得稅總額可能會較合併申報為低。但依現行報稅機制,沒有可以分別申報之規範,而老百姓也多不懂得爭取自身權益,只能讓稅捐機關多扣稅。 依司法院大法官318號解釋文:「合併課稅時,如納稅義務人與有所得之配偶及其他受扶養親屬合併計算稅額,較之單獨計算稅額,增加其稅負者,即與租稅公平原則有所不符。」。又我國民法亦多建立於個人主義的自由主義。何以稅法規定夫妻「應」合併申報所得稅? 雖說「惡法亦法」,但稅務機關無視違憲之規範,消極不修改規範,無疑是加重夫妻之經濟負擔,形同對存在婚姻關係的民眾懲罰,如此之制度,如何讓人民安居樂業。建請稅務主管機關儘速修改規定,還人民公平正義。個人財政部
2019 建議要求境外基金的公開說明書明定依洗錢防制要求客戶提出文件的情況 現行境內基金皆有明定投資人需依洗錢防治相關規定需提出文件的情況,而避免被拒絕申購,但境外基金並無,甚至須依境外基金所在國的洗錢防制規定,對於國內投資人而言,約定並不清楚且揭露過於簡化,以及台灣投資人為何需要依境外基金註冊地國家的洗錢防制規定而非台灣的洗錢防制規定呢? 建議比照境內基金作法,以維護消費者權益個人金管會
2019 建議調整自動化工具提供證券投資顧問服務(Robo-Advisor)作業要點 目前每次建議投資配置的時候都要客戶自己同意,不方便自動,建議可開放由自動化服務的機制幫我們投資配置即可,不需要再按同意,以免時效性受到影響,造成不利消費者權益的問題。個人金管會
2019 建議調整鼓勵境外基金深耕計畫 ,以利消費者可以更多元的投資彈性 目前投資人投資境外基金時,常受限於國人持有比例的限制不能購買,建議境外基金深耕計畫可以新增一項獎勵措施,也可以比照投資大陸地區的比例 , 採可以永久性開放不受國人持有比例限制的方向設計,但有重大事件才例外處理,以利消費者不用因為受到國人持有比例限制反而不能買績效好的基金的問題,感謝!個人金管會
2019 建議放寬或取消勞動基準法第32條第1項勞工加班應經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之規定。 建議放寬或取消勞動基準法第32條第1項勞工加班應經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之規定。 說明: 一、勞動基準法第32條第1項規定略以:雇主有使勞工在正常工作時間以外工作之必要者,雇主經工會同意...得將工作時間延長之。 二、按企業內之勞工並非皆為工會之會員,勞基法第32條第1項卻規定工會有權可以代替全體勞工決定是否加班,並不適當。試問若某公司企業工會不同意雇主延長勞工工作時間,則依前開勞基法規定,公司即不得使勞工加班,但若部分勞工因不認同企業工會而不願意加入,站在這些不願意加入工會勞工的立場,工會憑什麼決定其個人能不能加班? 三、另查團體協約法第13條有關禁止搭便車條款的立法精神,工會與雇主協商制定的團體協約可以排除非工會會員,亦即團體協約法本身就有將企業內的勞工區分為工會會員與非工會會員二類,並允許公司得因勞工是否為工會會員而給予不同待遇,若將前述團體協約法之精神用於勞基法第32條第1項,有何不可?即工會對於雇主延長工作時間的同意範圍僅限於工會會員,至於非工會會員之部分,則應由雇主取得個別勞工之同意,這樣才可以避免不願意加入工會的勞工權益受損。 四、又多數守法企業之加班制度均依(或優於)勞基法之最低規定,是否除有特殊對待(如補休)之作法,才應取得工會或勞資會議同意。個人勞動部